太湖逆步

刘老师花痴重症患ing,并不想吃药,已放弃治疗~

开个脑洞P个图,警匪AU,大概是狼群中不见面的双女巫。

许久不用PS,重新下载捯饬了一下 。当年存的字体都找不到了,忧桑。

莫名整出了点点回忆的感觉,可能是受了阿狗老师“青春论”的影响。

不过过去的已经存在,未来的还未发生,希望他们一切都好吧。


PS:

本来是刻意把阿狗老师那部分弄得大了一点,整完后又觉得不对称真的很烦躁啊||||||||上一秒的我和下一秒的我依旧交战中……


截图ing

截图重温了下第二期毒金银花露水这局。知道结局之后再看这个转折点,就,特别地,想笑(˶‾᷄ ⁻̫ ‾᷅˵)

09侃侃而谈,说出归票出12号的时候还在想着让女巫去毒对跳的7号。然而认定12号是被冤枉的女巫想的是,晚上是毒你不敢归的认狼的3号还是你6号还是你的金水9号。😂


隐性的链子被出了,弃票的女巫仰望天空生无可恋。


纠结了半天,女巫还是怒而沉船为红颜(并不是)。最终投了12号一票的金水饮料大神喝到了女巫的另一瓶饮料。


然后,好人就没有然后了……ಠ_ಠ


想起华山论剑好人李锦被女巫盲毒那局,李斯也是一副“女巫把他毒死了,我也不想玩儿了的样子”,搞得特别像RPG游戏里的大小王...

游戏ing

已经把《裸执事》的佐久间线当丧病版的带卡在玩儿了,“你这变态~”“我是变态……”什么的(井上大叔的受音真是萌杀我),脑补起来真是异常带感~感慨一下和智明比,土哥真是一点都不SJB了呢~【另外为啥达成恋人的结局算BE我也是不懂】

日语不能真是此间最难过的事ORZ……


任何失去都是一种或小或大规模的死亡。
如果你走了,我就失去了一大半的我。
我失去了大半的我,剩下的,就是孤魂野鬼了。

4

一对想要营造复古感的P图。


为什么要把大哥的脸调得这么大?我忏悔|||||||||

19 65

截图是个技术活儿……

手残加眼残快被这些嘟嘟嘴白眼闪电流整史了……

8 6

P个双毒的海报玩儿。(依旧是没有任何新意的构图|||||||||||)

调色的选择障碍症又犯了……


14 72

又看了一遍敲钟人上路这段,心塞max……


听说这段是奕君儿在《伪装者》里拍的杀青戏。这最后一眼像是对一个角色的告别。

但对王天风来说,这一眼之后,再无归期,岂止万年。

2 16

暗夜孤行 ——双面王天风

从九月中旬入了王天风的坑来算,不知不觉也将近快三个月了,所幸热情仍未淡去,倒是有点日久弥新的架势,一方面钦服于刘奕君老师细腻的演技,一方面也是沉溺于王天风的个人魅力,二者交织在一起值得反复品味与咀嚼。于是总想写着什么,记录且纪念这一段为一个角色神魂颠倒的日子,但又恐于下笔后词不达意,反而搅浑了那停留在脑海中的身影。终于还是抵不住想为喜爱的人物叨唠一下的心情,于是磨叽了许久,还是动笔了。


在整部《伪装者》中,王天风并不是浓墨重彩描绘的部分,却恰到好处地出现在情节的起承转合之中。他是小少爷明台的老师、三料间谍明楼的故人,也是贯彻故事始终的死间计划的策划者与执行人。这样的一个线...

2 146
 
1 / 4

© 太湖逆步 | Powered by LOFTER